赋诚

耀厨。自产粮
==========
杂食&是个绅士&年下可萌了
=======
高二长弧

9S舔舔舔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【菊耀】菊事(一)

那个男人安静地坐在Nic的角落,端着杯酒,似乎与周围格格不入。不过也确实如此。红绿交错的灯光映在他脸上,显得有些落寞。

“您真好看。”那是我第一次同他说话,他有些错愕,微张的嘴唇被酒辣得泛红。“你在说笑么。”他笑了,半阖的眼里隐约着些亮光。“这话应该是我对你说的。”他浑身酒气,头发和衬衫都有些不正常的凌乱。说着,便又灌了自己一口酒。

木屐有些磨脚,我忍着刺痛走到他旁边,仔细地给他整理衣襟。他看着我,或许没有,仅仅是发呆而已。他大概是清国人,半长的马尾用红绳松散地绑着,领口也绣着陌生的图样。

“陪我一晚吧。”他把铜钱随意散在地上,大概有六枚。我便坐在一旁,细细看着他。他的头发细软得不像男子...

噫!

晨。

【米耀】夫夫日常•贰

六、生意

说是让他照顾照顾阿尔,这明摆着要借阿尔的名义插手他的项目,他还不能说什么,把王耀这憋屈的,也幸好他算是把伊万的性子给摸透了,不然早晚被他耍得倾家荡产。

七、西装

没想到阿尔套上西装还人模狗样的,倒是把骨子里的傲性给掩得严严实实。一言一语间差点把人客户糊弄得当下就要签字。王耀调侃着阿尔不去当明星实在可惜了,阿尔却只是笑而不语。

八、互怼

“我做的可都是正经生意,怎么会有那些东西。”王耀嗤笑着阿尔的解释,半阖的双眼睥睨着阿尔。“正经生意?”阿尔好笑地摇着手中规整的纸钞,“MY也算正经生意?”他俯下身,熟练地在王耀紧抿的嘴角处轻吻。

九、意外

阿尔知道他该停下来,理智却在房间...

【米耀】夫夫日常•壹

一、钱钞

阿尔总是对钱持着偏执的欲望。每当王耀带着愠色责问他时,阿尔总是噙着笑意,用甜腻的亲昵掩饰眼底的寒意。

二、谎言

就像阿尔从未说过他的姓氏一样,王耀也从没跟他说起他的职业。他们之间只不过是炮友的关系,对吧。连谎言也说不上的隐瞒。

三、影院

“嘿,我觉得那个人跟你挺像的。”王耀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不置可否。“屁股都这么翘。”阿尔暧昧地在王耀耳边轻笑,嘴唇不经意地触碰着王耀的耳尖。

四、事后

阿尔第一次遇见比他还急的人。那人匆忙地穿上褶皱的西装,连走路的姿势也明显的别扭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五、再见

谈话被突兀的脚步声打断,在上司有些愠恼的视线下,阿尔不自在的看向...

【米耀】Pride•生贺

碎片从他攥紧的手中徐徐落下,那曾是他最重要的谎言,却在真相下支离破碎。王耀问他为什么认为自己是警察,他没想到向来聪明的王耀也有问这么蠢的问题的一天。因为正义啊。哪怕证件是伪造的,哪怕他被人辱骂神经病。而警察不就是正义么?所以他就是警察,他就是正义。只是他没想到,被权力与金钱所锈蚀的正义如此糜烂不堪。在名为真实的枷锁紧紧拷在他双手上时,阿尔仿佛释然一般笑了。人们视公平即正义,用伦理与道德去约束他,用宗教与信仰去限制他,用认知与自负去曲解他。而现实为他判了无期徒刑。这是阿尔在被推搡进警车前为王耀而歌咏,名为Pride的自嘲。

==========

在自己生日写这么反社的贺文的我_(:з」∠)_...

终见。

Hey!王耀,你觉得G2怎么样?

还行吧。

要不要跟我一起?

啊,抱歉,家里边又出事了。

“中美关系就像夫妻一样。”

哈哈,他们说的还挺像的。

的确。

如果……

会议已经结束了,你的报告写好了么?

当然,要我帮你写么?

不用了,谢谢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又是拿之前的文当更新。

去年六月逛龙腾,今朝腊月还期末……啊呸,什么鬼。

2015.6.26—2016.12.3

【all耀】七秒之鱼

—你知道,王耀么?
—他啊, 是露西亚的呢~
—那你知道,他只有一个星期的记忆么?
—Hero当然知道!
—一个星期之后,该怎么办呢?
—用灼热的刀刃在王桑的身上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。
—为什么?
—因为王耀记不住哥哥呀!
—疯子。
—你不也是么,王阳。
—他,会痛么?
—只有疼痛才能让大哥记住我。
—他恨你们么?
—小耀会忘记哦Ve~
—如果王耀永远的消失了……
—不可能。
—你们,该怎么办?
—会死吧。
—就像罗马一样。
—就像伊利亚一样。
—就像,你一样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很久之前写的小段子,一直放在屏保上感觉好羞耻(噫。
结果发现发上来更羞耻……

其实只是想看有人能猜出所有cp么……

1 / 4

© 赋诚 | Powered by LOFTER